章鱼的诞生(15)

桃叔X小包包,Underage警示前文 

删掉之前那篇,这次是完整版的第十五章啦~ 

预祝@Hiver 生日快乐么么么🎂!


肉渣


Chris无获而归,坐在床边望着凌乱的家具失了神,在报警的念头袭来之前,他竟考虑起什么时候在被Sebastian咬过两次的那寸皮肤上纹一只小章鱼,这样他就永远跑不掉了。

而这时他听见了什么声响。就在墙角和床沿间,一阵夹着电流杂音的鼾声,然后传来噗嗤一声轻笑。

他闻声走去,一把掀起地毯上那团乱糟糟的被单,发现男孩抱着枕头蜷得像只虾米,手里握着他的录音机,突然放声大笑。

“你为什么在这里?”Chris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下,而另一个声音哭笑不得,说他简直蠢毙了。

“我一醒来就发现我在这里,”男孩意犹未尽地咧着嘴,“被你吵醒的。”

“那我叫你为什么不回应?”

“我应了呀,可你已经跑出去了。”男孩皱起眉头,估计是突然意识到男人现在的样子是有多狼狈,跪坐起来抱住了他的裤腿。“别担心啦,Daddy。”男孩用安慰的口吻贴着他的膝盖说道。

居然轮到男孩安慰他了。他愣了许久,为自己暴露无遗的脆弱感到难堪。“以后别这样了。”他说。

“我不能这样叫你吗?”

“不,我是说,”他把男孩从被子里拉起来,为他披上外套,“睡地上会着凉。”

男孩蹦到他身上揽住他,双腿攀着他的腰,他也顺势托着男孩的臀。他们像两只观赏鱼一样轻轻接吻。

“那你要抱紧我,别让我再滚下去了。”

他把电视挪回原位,陪男孩吃着蓝莓和盒装松饼看儿童频道播的《小鹿斑比》。男孩下身只穿了内裤和长袜,几番劝说都不愿穿上裤子,趴在他身边有一下没一下地磨蹭他的小腿,眼睛却直勾勾地盯着电视机。

手机屏幕亮了几秒又暗下,悄悄告诉他这是第5个未接来电,来自昨晚拨出去但没来得及接通的那个号码。他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,说:“等雨停我们就动身。”

男孩转过头来把一颗蓝莓塞进他嘴里,“雨早就停了。”

他下床拉开帘子往窗外看,发现潮湿的地面已经在反射微弱的阳光了,不远处的林子传来鸟鸣的回音。

“把裤子穿上。”说着他开始收拾行李。

 “怎么?要去露营了吗?我以为——”

 “我们不可能在房间里待上一整天。”

 “好吧。”男孩吃完剩下的蓝莓才慢悠悠地爬去穿裤子。

 “动作快点,到时你可能就看不见了。”

 “看见什么?”

 他扬起下巴指了指电视,斑比在结冰的湖面上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一只兔子在旁边撑起它那宛如玫瑰枝条的细腿,可它没走两步又跌倒在冰面。

 “太好了,我还从没见过斑比呢!”男孩跳起来,把床垫的弹簧踩得咿呀作响。

吃过早餐,收好湖边的帐篷之后,他们在森林走了一个多小时,雾几乎散尽,阳光透过叶间照进来,挂在植物表面的雨露闪着亮光,水滴时而落到他们头发上。

 “斑比到底在哪儿啊?”男孩扯着书包带在他身后问。

 “走到开阔一点的地方就看得到了。”实际上Chris并没有什么把握——清晨跑进林子寻找男孩的时候,一只灰色的野兔从树根窜进另一边的草丛,让他误以为是男孩发出的动静。

 “你怎么知道往前就开阔呢?”

 “我做过功课。”他晃了晃手里皱巴巴的一页地图纸。

 “可是你看,”男孩停下来,折返到左后方的树边,指着粘在树皮上的一具红褐色爬行动物的尸体,“我们已经是第二次经过这只蜥蜴了。”

 好吧,看来他真的迷路了。这一点Sebastian不会错,那双布偶猫般的大眼睛似乎连视野都比普通人要多出二十度,总能发现一些他独自一人时根本不会发现的边角细节。可当他顺着男孩的方向仔细望去,一道细细的血流正从男孩短裤冒出沿着腿侧往下淌。

“你怎么在流血?”

“啊?”男孩这才掀起裤沿,露出左腿根上的一个脓包。“它自己破了!”

“老天,让我看看。”他在男孩腿边蹲下,掏出背包里的纸擦去那些血,手指轻轻一挤又流出更多。“得把淤血都弄出来,疼吗?”

男孩摇摇头,“它没破的时候比较疼。”

“估计是细菌感染了。为什么早些不告诉我?”

“昨天还不疼,就今天早上……”

“难怪你死活不肯穿裤子。”他快把纸用完了可淤血还是止不尽,于是他卷起男孩的裤腿,将背包收起背在胸前。“走,我们回去。”

“回哪儿?”

“车里。医药箱忘在车尾了,我得给你消毒包扎。”

“不要紧吧,反正一点儿都不疼。”

“不行,会感染。”Chris背朝男孩示意他跳上来,“我背你回去。”

“我自己可以走。”

“我说不行。快上来。”他又命令了一遍,“没准就是你的短裤把它蹭破的。”

男孩只好攀上他的背脊,把双腿夹在他腰间,然后他原路折返。这次他看见了一排长满黄色雏菊的老篱笆,远处草地上的牛和马,路边的蝴蝶和烟头,还有挂在植物上的几个塑料袋——不知是不是因为有男孩扒在他肩头,所以他多了一双眼睛,看见了更多东西。

“我沉吗?”男孩趴在他耳边问。

“不沉。”

“你第一次举起我的时候可不是这么说的。”

“因为那时你还是个烦人的小鬼。”

“所以你喜欢上我了。”男孩在他脸颊边啄了一下,“抱歉我又毁了这次远足。”

“哪有。你看这满眼的绿,空气又清新,而且我有好段时间没锻炼了——现在我是真的在呼吸。”他说,“有时我觉得纽约的色彩要把我淹死了。”

“底特律就只有灰色,还有棕色。”男孩说着深吸了一口气,接着又吸进一口,仿佛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呼吸似的。

“你像是得了哮喘。”

“有个爹爹真好。”男孩抱紧了他,“我是说,像你这样的。”

“那我们就更不可能干那些事了。”他有些悲伤地打趣道。

男孩带着笑意的震颤从背后传来。“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吧:我不想回家。”

“这是个秘密?”

“但如果你想我回去,我会答应的。”男孩说,“前提是你要带我再去看一片海。”

他愣了一阵子。在他因为破坏了男孩的信任而懊恼、被噩梦缠了一宿、进而对他变得更加无法割舍之后,关于离别这件事,男孩居然比他先做好了准备,甚至已经计划好了。

而且他意识到,这些天来,其实是男孩在照顾着他,让他发现除了凌晨时分路边凛冽的风和浓尼古丁,自己还是能感受到一些东西的。可是这时如果承认他不想男孩离开,就会显得他自私又幼稚,更何况这也许是事实。

所以他没法说不。

等他们回到车上,Chris用蘸了碘酊的棉签为男孩处理伤口,覆上纱布。他几乎是咬牙切齿,没法忍受那奶油色的腿上多了这么丑陋的一块脓包。

“从现在起,每隔四小时提醒我给你换一次药。就像你时不时要加深你留下的那个纹身一样。”这话说出来更像是他在提醒男孩再咬自己一口,于是男孩照做了。

给车加油之后他们就直奔佛罗里达,旅途突然变得目标明确,不再像从前那样漫不经心。但路上还是充满了音乐和交谈,男孩甚至钻出车顶窗逆着风尖叫,直到月亮行过天际他们才安静下来。男孩和往常一样歪着脑袋靠在副驾驶窗边睡觉。

到了夜间,这条路上就只剩他们一辆车在飞驰了,路旁是幽暗的树林,电台里的慢爵士把Chris催得半梦半醒。突然间,前方一只横跃公路的动物令他猛然回过神来减慢车速,眼看车身就要逼近,它却踞在路中央一动不动,他不得不踩下刹车。

“嘿,Seb,”他拍拍男孩的脸把他拽起来,尽管急停的动静没准已经把男孩震醒了,“你看。”

“斑比!”男孩发出惺忪的惊叹。

车灯前的鹿睁着黑黝黝的大眼睛看着他们,枝杈般的鹿角和斑驳的皮毛边缘在照耀下泛起橘黄色的光,像是精致的异星物种不小心落在了地球表面。他们还没来得及细数它的美,这只反应有些迟钝的梅花鹿便迅速钻回了树林。

“天哪,我——”男孩依旧处于震撼当中,紧紧握着男人的手腕不愿松开,眨着眼睛试图弄清梦境和现实的边界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男孩转过头来看着他,甜蜜从嘴角蔓延到了耳根:“我好开心啊。”

这不是男人第一次看见鹿,也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的笑容,可他也不得不承认,他应该有二十年没像现在这么开心了。


评论(12)
热度(120)

© 诱骗成年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