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鱼的诞生(6~8)

桃叔X小包包,Underage警示


6

他们在夜晚来到洛杉矶,Chris按朋友写的地址找到朋友的朋友开的宾馆,算是终于能住上好一些的房间了(至少会比之前路边的汽车旅馆好)。宾馆位置似乎比较偏,在一条漫长的唐人街深处,夜市人流也多,车无法直接开入,只好背上背包走进这条热闹的街。

各式明亮的霓虹灯吸引了男孩,眼睛也开始泛起五彩光芒。Chris带他走了一段路,看见一家店外摆着各种散装糖,便转头问男孩要不要。男孩点头,他抓了一把就付钱,放口袋里。而这时男孩走开了,迈进旁边一家杂货店,好奇地左看右看。

幸好Chris跟了上去,看见男孩拿了块东西,问老板多少钱。老板眼神诡异地说了个数字,Chris什么都没多问就付了,猜男孩只是买了盒巧克力或是海苔之类的零食。男孩在门口等他,几个吞云吐雾的人站得很近,甚至还跟他搭起话来。Chris见了,牵起男孩的手就径直往外走,用力瞪了那几个人一眼。

“他们跟你说什么?”

“说我漂亮,之类的。”

“妈的,Sebastian,去他妈的!操!操!操!”

“……怎么了?”

“你下次再一声不吭就跑走我他妈绝对不放过你。”他咬牙切齿,捏紧了手里握着的另一只小手。

“好啦……”男孩拉着他险些一个踉跄,“对不起,下次不会了,保证。”


“好好休息,今天太累了。” 他为男孩盖好被子,手指不经意抚过他的嘴唇。

“这是双人间,我们的床分开了。”男孩闷闷不乐,洗浴后的身体却散发着令人愉快的清香。“——你故意的。”

“什么故意不故意,一个人睡多舒服啊,不是吗?快睡吧!”

“你怎么不睡?”

“等你睡着。”

“那我要是睡不着呢?”

“别逼我唱摇篮曲,保准吓哭你。”

“你这么一说我倒想听了。你唱呀。”

“说实话,我真的不会唱摇篮曲。”

“随便一首都行。”

“唱了你就睡不着了。”

“你不唱我就不睡。”

“好吧,”Chris无奈拍腿,清了清喉咙便低声唱了起来:

I found a little bottle

bobbing in the water

Carried on a wave

Inside there was a note that a little girl wrote

This is what she had to say

Mermaid, mermaid tell me true

What's it feel like to be you…?

最后一句的高音扯得男孩揪被子笑个不停,他摊了摊手,停了下来,“OK,到此为止啦。”

“你会唱《小美人鱼》的歌!!”男孩笑的时候会露出一颗微微翘起的门牙,这时看的更清楚了。

“我的最爱。” 

“你唱歌的声音和平时太不同了!再来一首,再来一首好不好?”

“Sebastian,你现在比那只红蟹还多话。”

“谢谢,晚安!”男孩顿了一下又睁大眼睛,“我的晚安吻呢?”

Chris看着他甜蜜的脸想了想,说:“我的眼睛已经吻你了。”

男孩皱了皱眉,“那不算!”他弹坐起来对着男人的脸飞快一吻,紧接着便钻进了被窝,传来欢快一声“晚安”。



7

他坐在不远处看着他。海水的蓝太多,那个身体太小,得一直盯着。他看着他沿海水边缘一路踏着赤脚,溅湿裤腿,不时弯腰捡起一块小石头往水里抛,然后越走越远,就快要被蓝色淹没。直到Chris喊他的名字,一听见就朝男人跑来了,身后是过度曝光的太阳,不如海蓝的碧空,都是夏天的样子,就差一个樱桃吻。

男孩从海边跑回来,跪在沙滩上,手里多了根折断的树枝。­他把它递给Chris,“写我的名字。”

Chris拍掉身上的沙站起来,男孩正往一个方向盯得出神。顺着他视线看过去,一位美妞躺在沙滩椅上,长发低垂,三点式的布料遮不住肌肤光滑火辣的古铜色。她什么都没做,只是并着双腿躺在那里,不久目光便被他们带了过来,挑起嘴角,甚至还挥了挥手。

Chris回以一笑,扭头问男孩:“喜欢她吗?”

“Nu!写我们的名字!”他把那条细长的树枝硬塞进男人手里,如临大敌地嚷起来。

“好,好。”Chris抓着一端在沙上划了划,开始写男孩的名字,Sebastian,长长一串字母,还需往右小跨两步。写完字母N他突然问男孩:“你的姓是什么?”

“你的呢?”男孩反问。

“Evans。”

“唔,我喜欢你的,写这个好了。”他抬头看着Chris说,笑着,但不像是开玩笑。

“不行。”Chris答,“你得告诉我。我怎么可能到现在都不知道你姓什么?”

“好啦,Stan。”

“Stan,”男人边划边念这个单音节词,“多好听啊,我喜欢。”

“快写上你的名字。”他催促起来,顿了几秒后开始慢悠悠地自语,“Ich mag zusammen unsere Namen zu setzen.”

Chris飞速把自己的名字完工,把树枝扔到一旁。“你脑袋瓜子里英语是不是又转不过来了?这又是什么,德语?”

“我跟你说过,以前住在维也纳。”

“噢,想起来了。打算告诉我是什么意思嘛?”

“我喜欢把我们的名字放在一起。”

“这样就像那些情侣了,是不是?”

“Chris,”男孩的表情突然认真起来,眉间皱出一道俏皮的浅壑,“你会爱我吗?因为那个问题……你回答了不是。”

“什么?”Chris被他的问题搅得一头雾水。

“那个呀!”他着急起来,“你说我可爱,我说‘那有什么用你又不可以爱,是不是?’你说了‘不是’。我可记得,你别狡辩。”

Chris一直打量着男孩,尤其是他说话时嘴唇的一张一合,越打量就越发想要宠爱他。更糟糕的是,他一焦急,声音里未成年男孩特有的尖嗓子就暴露无遗。什么伪装也没有。

从来都没有。

“嘿!你看那是什么?”他拍了拍男孩的肩膀指了个方向。

“哪里?”男孩转过头,Chris就趁机将他一把捞起,抱着他往眼前那片海直冲过去,像个原始人一样边吼边跑,径直踏进水里直到清凉漫过半身。男孩也一路跟着尖叫不止,脚尖一碰到海水就把四肢都紧紧缠在男人身上,揪着他头发惶恐地哭闹起来。

Chris大笑着问:“你怕水?!”

“怕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——”

男人退了几步,捧着男孩的背弯下腰,让海水沾湿他裸露的皮肤,这时叫声变得更加放肆。

“游嘛,小章鱼!你不是喜欢海吗?”

他把男人缠得更紧了,拔高嗓子喊:“你去死啦——”

“我放手了哦。”Chris不紧不慢地说。

“不——要——我会死的!救命救命啊啊啊!”

Chris费了好大劲才把那双腿强行扯离,捧着男孩的胳肢窝将他身体按进水里,不料他的手指甲都在反抗。“妈的,Seb,你看看这水多浅啊?都没淹过胸前你怕什么!”

男孩一离开他就停止了尖叫,转而急促慌张地呼吸,因紧张而弓起的身体沉入水里,手不停拍起水花,只有头露出水面绝望地看着Chris希求他把自己捞出去。而Chris的手一直在他身旁护着,“别紧张,男孩,你伸直腿就能站起来的。你到底怕什么啊,有我在呢。”

“我有次跌落河——”他哭颤说着,忽然顿住,同时也停止了挣扎,看来脚掌已经着陆踩到水底的沙砾了,然后缓缓直起身,胸膛的起伏逐渐平缓下来。

“看吧,我都说了没事的。”Chris被直直瞪着,这才发现他的眼眶都红了。“嘿,你还好吗?我——”

“去你妈的!”男孩不等他说完就猛地把手里一捧水泼向Chris,看着他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脸,顿然笑了起来,加倍放肆地朝他撩起更多水花。 

然后他反击,他潜逃,他追逐,他绊倒,他又把他捞起,他们又开始戏水,阳光怎么都晒不干身上的潮湿清凉。

夏天就这样回来了。


8

肉肉

评论(11)
热度(89)
  1. 苍蓝诱骗成年人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诱骗成年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