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鱼的诞生(10)

桃叔X小包包,Underage警示


肉渣


而目前的报应就是,男人无法入睡。

事实上,从跌进麦田的那夜起他就一直睡得不安稳,几次大汗淋漓地惊醒,然后彻夜失眠,盯着熟睡的男孩深陷思绪,时不时得帮他把踢开的被子覆上,瘾犯了就来到车内,每扇窗都放下大半截,可还是吸得满车烟味。

他望着远处一个频闪的坏街灯,咬了咬烟的滤嘴,觉得这凌晨时分的自己就像它。

“再这样抽下去你很快就会死的。”一个声音出现在昏暗的窗边,他宁愿相信那是半夜野猫的叫声,然而这里并没有哪只猫会带着分明可辨的东欧口音。

他扭头看见男孩扒着他的窗,还吓唬人似的只探出一只眼睛。

“操,你怎么出来了?”他摇下车窗问道。

男孩耸耸肩。

“我问你话,怎么就这样走出来了?外衣也没穿?”他侧身打开车门把男孩拉了进来,将身上的外套脱了给他披上。

“我还没问你呢。”男孩抱起小腿蜷坐,睡眼惺忪地打了个哈欠,“真的很讨厌醒来的时候看不见你。”

“我吵醒你了吗?抱歉。”说着他拿出空气清新剂在车内喷了喷。

“是我自己醒的。”

“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?”

“你永远都在这里。”

男人笑了笑,指间的烟还没吸完,他深抿了一口,往窗外呼去。

“每年都有上千万人因为抽烟死亡,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。”

“那你还抽。”

“就是戒不掉。”其实他想说,你一睡着我就需要烟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

“我不想你死。”男孩的语气真诚得让他忍俊不禁。

“好啦,明天就戒。”他又深深吸了一口,吐出一道完美的烟柱。男孩忽然凑了过来,张嘴去含他的烟雾,像是咽了下去,一手攀着他的脖子吻了起来,而吻到一半忍不住咳了出来。男人扶开他的脸,掐灭了那根还剩半截的烟。“下次别这样了。”

“噢,对身体不好?”男孩反问道,又咳了几下,“有没有觉得刚才那是我们接过最恶心的吻?”

“才不,你是我尝过最甜的。”他的手搭在男孩肩上,食指轻轻抚摩男孩的脸蛋。男孩的嘴唇蹭了蹭他的手指,若有所思地安静了一分钟。

“你尝过其他人吗?”男孩开口问道。

他怔了一下,看着他答:“都是女孩。”

于是男孩修改了他的的问题:“那你尝过多少个女孩?”

“这我真答不上来。”

“那看来有不少咯,”男孩转过身子来面对他,“给我讲讲她们吧。”

“过去的事没什么好讲的。”

“我想知道,随便一个也好。”

他移走目光,把腿上的烟盒收进衬衣口袋,望着那个坏掉的路灯沉思了一阵子,“……让我学会吸烟的是我的初恋。”

“她叫什么?现在在哪儿呢?”

“Brittany,我们是邻居,她和她父亲住,十四岁那年我们玩着玩着就在一起了——那时我们骑车去了河边,我说,做我女朋友吧,她吐着烟圈,说,好呀。就这样。后来她搬走了,我们通过几次信,再后来就什么都没有了。”

“你觉得她很酷吧?”

“是她觉得我酷。”Chris嘴角上扬说道。“对了,我有跟你说我养过一只狗吗?”

男孩摇摇头。

“还以为我说过。那狗不是现在家里的那只,是以往和前女友一起养的,萨摩耶,美极了。说实话我和她在一起也就半年,后来分手了,我抱着我们的狗说,嘿,我还有你呢。而第二天她把狗带走了,我回到家像个孩子一样开始嚎啕大哭,连个能抱的东西都没有。”这时Chris笑了起来,“现在这个狠心的女孩就住在加州。”

“看哪,你还是有很多旧东西可说的。”

男人沉默。

“Chris?”

“我就想起某个人说的——某个陌生人,是个作家吧,我猜——所有这些都只能是一种记忆了,甚至可能连记忆都不是。”

“好吧,Chris,”男孩的下巴埋进了膝盖里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你是我第一个尝过的,”男孩的声音弱了下去,又自言自语般更正了一下,“爱过的。”

“我该说我幸运,还是你倒霉呢?”

男孩闷哼了几声,句子颤抖起来:“你要是能戒掉烟,我就能戒掉你。”

“不行,烟戒不掉。”

“你也是啊。”

“嘿,Seb,”男人伸手去抹他的脸,“想知道迪士尼里都有些什么嘛?”

男孩不回答,默默爬到他腿上,双臂挽住他,趴在他肩上一动不动。

“怎么了?”

“冷。”男孩小声说道。

Chris的肩膀变得又湿又烫。


评论(5)
热度(63)

© 诱骗成年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