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鱼的诞生(11)

桃叔X小包包,Underage警示【前文


Chris醒得很早,起床的动静唤醒了一阵稚嫩的气息,但像蜻蜓扇翅,难以察觉。他捕捉到男孩睁开半只眼瞳,给了他半点目光,接着翻了个身,继续入睡,从未醒过似的。圆滑的小肩膀从他过大的衬衫领口探出来,贴着红润的脸颊微起微伏。男人没急着叫醒他,就这样看着,观察这具年轻的身体如何以其温软的方式进行呼吸,令空气卷起甜蜜而心碎的漩涡,让眼前暂留的一切都罩上一层久违的温馨。

他以为自己已经足够熟悉男孩身上的每个细节,直到他看见那只被压红的右耳朵。男孩的耳廓上方像被啃咬过一样,有个小小的凹陷,精妙得如同维纳斯的断臂。从未见过这样诡异俏皮的一只耳朵。血液就在那薄嫩的皮下安静流淌,泛着浅淡的玫瑰色,似乎在等待一个吻。

那个吻在男人唇边悸动。他躺了回去,小心翼翼地将男孩拉近,在那玫红的耳廓旁轻轻唤:

“该起床了,Seb。”

男孩缩了缩脖子,发出模糊不清的咕哝,卷起被子没理会。

“到时候疯帽子先生可不会在他满当当的茶会上给你留一杯。”

“唔,”男孩终于翻过身来,揉着眼睛直到完全睁开,极不情愿地看了Chris一眼。

“早啊。”Chris犹豫了一下,还是渐渐把唇贴近了,在男孩脸颊旁摩挲,“来个早安吻吗?”

“不要!”男孩猛地扭开头,却一个劲地钻进他怀里胡乱磨蹭,像是在和自己打闹。“我讨厌你的胡子!”

“你讨厌我的胡子?”

“没错,走开!”男孩推开他的脸,没好气地朝他翻了个身钻回被窝里。

“既然如此,好吧,”他离开床,披上外套往浴室走去,“那你就别去迪士尼了。”

男孩隔着被子尖叫。

“没所谓,你就继续当睡美人吧,不打扰你了。”他得寸进尺地调侃道,把牙膏挤在牙刷上,从镜面角落瞥见男孩坐起身来,满头乱糟糟的惺忪和愠怒。

“没门!”男孩把枕头被子都踢下了床,眉头紧蹙,瞪着男人,好像这样可以把他的背瞪出两个烧灼的洞来。

他回过头去,用同样的眼神吓唬男孩,“想去就赶紧穿好衣服。”

男孩终于爬下床,换了件上衣,穿好裤子和鞋,慢吞吞地系鞋带。

“Chris?”

五分钟后,男孩倚在浴室门口轻轻唤了他一声,戾气全无,右耳昙花一现的玫瑰色也消失了。

“嗯?”他涂上剃须膏,看向镜子回应道。

“你在剃胡子吗?”

“你说你不喜欢它。”

“好吧……”

男孩走进来,坐在马桶盖上安静地看着他。他觉察到这沉默中浸透着某些情绪。

“想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男孩摇摇头,“既然你在剃胡子,那我就不该和你说话。你会割到自己。”

男人耸肩,从左脸颊开始推动剃须刀。

“Chris?”男孩又叫了他一声。

“嗯?”

“其实——”男孩跳下马桶走到他腿边,忽然挽住男人的手肘。

“怎么了?我在剃胡子呢。”

“其实我挺喜欢你的胡子的……”男孩的声音变得柔软,下意识将他的手往下按,轻轻祈求:“别剃,好吗?”

“噢?”男人低头看他,好笑地说,“所以刚才只是睡美人在闹起床气?”

“不知道……也许是因为那个梦。”

“什么梦?你被胡子怪追杀了?还是说你自己也成了个胡子拉碴的人?说真的,我小时候就经常做后者这样的梦——我把它定义成噩梦,但后来发现其实也没这么糟糕。”

“我不想说。”

“好吧。”男人抽开手,摁回剃须刀的启动按钮。

“别别别剃!”男孩大叫起来,又一次紧紧缠住他的手。“我喜欢它!”

“我知道,我不是全部剃掉,只是修一下,就像理发那样,行了吗?”

男孩半信半疑,缓缓松开了他,但仍站在原地不愿离去。

“不行,我得看着你。”


下了摆渡车后Sebastian就一直在摸索自己身上的口袋,没顾着看路,结果绊了一跤。Chris赶紧在人潮涌上来之前将他扶起来,拥着他的肩继续往前走。

“都怪你。”男孩边走边说,抬起头责怪地看他。

“不是我绊你。”

“Tată不在。”

“什么?谁不在?”

“Tată,Papa,我的录音机。”

“Papa?”Chris笑出声来,“你叫它Papa?”

“都怪你出门时催,忘了带出来。”

“你走到哪里都要带着它吗?”

“我要记下来,这可是迪士尼!”

“好吧。”摆渡车站内的人越来越多,Chris牵起男孩的手。“但你看,我这么老了都还记得第一次在迪士尼玩的过山车,那时我和你差不多大。你的脑袋会自己把重要的东西留住的,忘掉的那些就别管了,你忘了说明它们并不重要。”

“不,不是这样的。”

男孩突然停住了脚步,身后紧跟的行人只好绕道,Chris向那女士道歉,转而蹲下身看男孩,试图揣测他的情绪。

“怎么了?”

男孩伸出一根小拇指摩挲男人的胡渣。“你一点儿也不老。”他认真地说。

“噢,孩子,”男人忍俊不禁,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不用。”

“我们走吧?”他站起身拉男孩的手,“至于录音机的事,也许我能补偿你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当然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。”

他们走出地铁站便见到不远处的睡美人城堡,男孩指着它的蓝色塔尖大喊起来:“看啊!我们到啦!”

Chris知道自己终于做了件对的事情——他不清楚将男孩一直留在身边到底会发生什么,但至少,让他拥有一个孩子应得的快乐无疑是正确的。看啊,他青春年少的快乐是如此纯粹,那双充斥着鲜活事物的眼睛本身就是一个童话世界,有时会为幸福绽出烟花和歌,而有时,它们会伤心得像美人鱼的泡沫,把男人的肩膀哭成一片微型海——或许男人本就不该给他讲以往的破事,毕竟这只声称三颗心脏里全是他的柔软生物丝毫没有甲壳。他的激情,他的忧郁,他的迷恋,他的破碎,全部表露无遗。

你一点儿也不老。男孩说。

如果男人因为这一句话就自觉青春焕发,那他就是个不折不扣的傻瓜。的确,他才三十出头,刚摆脱了比童年还要幼稚的十年,然而他还是觉得一下老了几岁,至少比去年走进巴黎迪士尼的Chris Evans要老五岁。他琢磨也许是年龄差异在作祟,又或是责任感使然,因为手里握了一只手,这只小手将所有都交给了他。他得为他做一层壳。

“Chris,有没有觉得……你握得太紧啦?”

“噢,抱歉。”他松开了男孩的手。

“放心,”男孩又轻轻抓起他的手指,“这次我不会乱跑了。”

作为补偿,他在博伟街上的纪念品店给男孩买了一台迷你富士相机,男孩挑了好久,最后选了个淡橘色的。“这颜色独一无二。”“这颜色让我想起我的车。”“而我会想起你。”男孩说着把一对米奇耳朵戴在头上,撅起嘴唇朝他眨了眨眼。他被这动作逗笑了,“你像一只米奇兔。”他说道,克制着满腔亲吻男孩的冲动,直到那张可爱到过分的鬼脸撇开,扎进了一堆花花绿绿的毛绒玩具里。

Chris来到结账台时身边仿佛了跟了一棵会行走的小圣诞树。

“先生们早上好。”

“早。”他把挂饰都挪到柜台上,圣诞树又变回了小男孩。

“今天天气真好,是不是?”男孩趴上台面跟收银员搭起话来。

“是啊,因为来了个甜心。”

“迪士尼的女孩都像你一样好看吗?”男孩甜蜜的嘴角被笑容勾勒出来,“我都快舍不得这里了。”

“你还没开始玩呢。”Chris插了一句。

“噢!谢谢你,亲爱的。”收银员倾前身子宠爱地为男孩戴上米奇耳朵。“可以让爹地以后多带你来嘛。”说着她把票据递给Chris,也给了他一个微笑。

“他会的。”男孩说道,把相机挂在脖子上,朝她挥了挥手。“拜拜,公主。”

“再见,亲爱的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出了商店后他们往入口走去,男孩牵着Chris的手,若有所思,几次抬头看男人,几番欲言又止,路边一群孩子围着的高飞狗都没吸引住他。

“不和高飞合个影吗?”

“你听见了吗?”

“听见了,花车游行要来了。”

“不,我说刚才在商店里——”

“——你和那女孩调情?”

“不,刚才她……”男孩看着他,突然咯咯笑个不停,“Chris,你像在吃醋!”

“你这个醋坛子觉得自己有资格这样说?”

“你不承认。”

“继续说那女孩吧,你听见什么了?”

“你没听见吗?她以为你是我的……爹地。”

“看吧,”男人并不感到奇怪,耸了耸肩,“我都告诉你我老了吧,老得可以当你爸爸。”

“你多少岁?”男孩突然问他。

“三十四。”

“我十四,你三十四。我十五你就三十五,我十六你就三十六,当我二十岁的时候,你就是……”

“四十岁。”

“那我二十四岁的时候,你就是四十四岁,对吗?”

“没错,完美的计算能力,Sebastian。”

“二十四和四十四,听起来也没差多少,不是吗?”

“嗯哼,听起来,确实。”

“所以我们可以在一起!”男孩果断下了这个结论,看起来对自己的推理十分满意,然而这跨越十年的运算更让Chris意识到他们的未来有限。

“没错。”他回答,“所以我们现在要做一些情侣间做的事。”

“什么事?”男孩停下脚步,满眼期待。

他笑起来,指着前面朝他们走来的米妮,拉起男孩往前冲:“趁还没人缠着她,快跑过去,相机给我,我给你们拍照!”


tbc

评论(13)
热度(129)

© 诱骗成年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