章鱼的诞生(12)

桃叔X小包包,Underage警示【前文

@豸苗口即 北鼻说想看La La Land里天文馆的失重场景,于是试着写啦,蛮难的啊哈哈哈嘤嘤嘤嘤,就,希望能够描绘到一丢丢那种星辰间的浪漫吧;((((不管了真的就一丢丢


男孩从疯帽子茶会跌跌撞撞地跑出来,一幅意犹未尽的样子,又有些晕乎乎地耷拉着脑袋。

“你还好吗?”

“我没事。”男孩从口袋掏出一张已经显影的相纸,举起来纵声大笑。“你看看你!可比我享受多了!”

照片是在旋转茶杯上拍的,Chris过度曝光的脸占据了大半画面,混乱的五官线条延伸进了模糊不清的背景里,看起来蠢极了。“好了,Seb,”男人夺过照片又仔细看了一眼,发现自己简直像《爱丽丝梦游仙境》里白皇后的那条猎犬,长了张柴郡猫的月牙嘴。“——你这是在浪费胶片。”

男孩对他的新玩具简直爱不释手,抓着相机见什么都要拍,比如Chris玩电玩赢来的金币,Chris刚买的热狗,Chris咖啡杯内的残渣,Chris身后剪成米奇形状的花坛,Chris的眼睛,鼻尖,嘴唇,所有这些琐碎又模糊的细节都以特写的方式被印在了相纸里。

“才不是。”男孩抢回照片,“以后你不开心的时候也许可以看看这个,回想一下自己当时有多开心。我就有好多这样的。”

“那你会把这张给我吗?”

“不给,”男孩把照片捂在胸口,“这是我的。”

“你……真不打算给我?”

他沉下声音,歪头挑起嘴角,男孩见了这架势撒腿就跑,举着那张照片在人群中闹哄哄地穿梭,嬉笑着又和他玩起了追逐游戏,直到不小心撞上一位身穿盔甲的高大男人。

“孩子,在找爸爸吗?”Darth Vader回过头问道——变声器扩大了他的呼吸声,让这个带着调侃的句子顿时充满可怕的威胁感。男孩怔住,抬起头战战兢兢地打量眼前的黑伯爵,生怕那红光剑会挥向他似的,一句话也不敢说,缓缓踱开步子往回跑,见了Chris便立马钻进他怀里。

“快走!”男孩恐慌地说。

而Darth Vader在这时走上前来,用光剑指着Chris,继续用那恐怖的声音对男孩说:“他不是你爸爸。我才是。”

男孩又一次被吓到噤声,窜到Chris身后去。

“出来,Luke Skywalker,我在和你说话。”

“我们快走!”男孩低声喊道,扯着Chris的手吃力地拽他,拽不动就索性自己跑开,甚至钻进了一辆冰淇淋车里。

Chris简直要笑坏了。“不好意思,这孩子就是喜欢乱跑。”他向冰淇淋车内的女人道歉,飞快把男孩抱了出来,“好了Seb!那不是真的Darth Vader!”

“好了Chris!放我下来!”男孩挣开他,呼吸不稳地站回地面,“我才不怕那家伙!”

“那你躲什么?”

“我只是想吃冰淇淋……”男孩扭头扒上柜台,“嗨,你好,我要个香草味的。”

“好的,请问你要些什么吗,先生?”女人问Chris。

“呃,来杯菠萝果汁吧。”

“一共八美元五十美分,谢谢。”

男孩接过冰淇淋,用那粉色的薄舌轻轻舔去尖端一小片奶油,向Chris挑了挑眉,“谢谢。”说着便走到旁边的木椅坐了下来。

“Darth Vader,”Chris坐在男孩旁边,念出这个名字时又禁不住笑了。“他其实没你想的那么坏。有时只是造化弄人。”

男孩不说话,专注地舔舐甜食,似乎一个冰淇淋就能让他彻底忘记刚才的事。

“想尝一下吗?”他把菠萝汁递到男孩面前。

男孩吸了一口,满足地晃悠脑袋,接着又吸了一口。

“知道他为什么要说那话吗?”

“哪句话?”

“你长得的确像Luke Skywalker——靠,现在才发现——非常像。”

“好吧,可是,”男孩舌尖的动作暂停了,“好吧。”男孩还是放弃了他的句子,继续吃冰淇淋。

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可是我没看过《星球大战》。”男孩声音弱弱的,显得有些难为情,“之前坐的那什么,《加勒比海盗》,我也没看过。”

“噢,这有什么。”Chris笑了,“我也没看过《玩具总动员》。对了,我连举世闻名的《泰坦尼克号》都没看过。”

“这个我看过。那时是和祖母在电视上看的,我看哭了——她老拿这事调侃我,可我觉得没什么羞耻的。”

“的确,你甚至该为此骄傲,毕竟眼泪不会说谎,这说明你细腻,坦率,真诚,这是电影的荣幸。”

“Boys don’t cry.”

“你这么认为?”

“只是突然想起看过的另一部电影,《男孩别哭》。”男孩在阳光下皱起眉头,“太心碎了。”

“更令人难受的是这个故事真实发生过,甚至现在仍在继续。”

“我不明白,这太残忍了。她是个女生但又是个男生——我到底该怎么称呼?「她」还是「他」?”

“有人生来如此,性别认知障碍,就像是一位男孩不小心被上帝放进了女孩的身体里,既然Brandon认为自己是男生,那我们就称呼「他」。”

“唔,性别认知障碍。”男孩一边重复这个词一边啃咬蛋筒,“那么有年龄认知障碍吗?比如我是个成年人,但却被置在了一个孩子的身体里……比如……我现在十四岁,但我认为自己是十八岁,这合理吗?”

“合理,但也许不合法。因为法律并没有依据性别来界定条规,而年龄却是一道重要的界限。十八岁前后你所拥有的权利都大不相同,而且,作为一名成年人,你需要履行相应的义务,但你目前还做不到——老天,你还只是个孩子啊。”

“所以人们还是无法理解,对吗?就像他们无法理解Brandon那样,羞辱他,伤害他,把他打死……”男孩咽了口冰淇淋,左眼眶渗出一滴泪珠。“Chris,说实话,我有点怕……”

“没人会伤害你。”男人说道,用拇指抿去他的眼泪,“我不允许。”

“但你呢?”男孩一眨眼,几滴眼泪又啪嗒落了下来,“我担心的是你。你会受到伤害吗?”

“别哭了,Seb,听着,”他搂住男孩,指着对面的一个游戏屋,“看见那个日程表了吗?”

“嗯。”男孩擦着泪点了点头。

“很好。想知道关于我的一个秘密吗?”

“想。”男孩说,“想知道你的所有秘密。”

“好的,所有秘密,以后会慢慢跟你说。”男人轻抚男孩的头发,把他的米奇耳朵摘了下来。“但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从来不做日程,很多人觉得这是失败者的体现,但我不这么认为。我也不写日记,我不为过去做笔录。我也不为将来做安排,我甚至不为下一秒做准备。我活在现在这一秒里。现在我们在哪里?迪士尼乐园。你觉得刚才那位女士会伤害我吗?Mickey会伤害我吗?一位拿着荧光棒的Darth Vader又会对我造成多大伤害吗?”

“不会……”

“所以,没必要为还没发生的事情担忧,好吗?我亲爱的小章鱼?是不是该继续张牙舞爪?”

“嗯。”

“看看你,香草冰淇淋都变咸了。”

“那再给我买一个?”男孩眨去眼泪打趣地问。

“好啊,只要你喜欢。”

他刚准备站起身男孩便猛地搂住了他,湿润的嘴唇贴在他胸膛前,认真说:“我爱你,Chris,你得知道。知道了吗?”

“知道,”他低头笑了,顺便躲避行人的目光。“你这样全世界都知道了。”

“这样最好。”男孩在他怀里多待了几秒才舍得松开。


时间欢娱地穿梭到了夜晚,空气中浸着喧哗的甜味,他们倚在一片湖边歇息,发丝仍未干透,挂着黄昏时分的水珠——他们又玩了一次激流勇进山,男孩口袋里的照片就在那儿全弄丢了,折回去找了半天都不见踪影,这让他沮丧了好久;然而有一张留了下来,恰好就是Chris在茶杯里糊成残影的那张,所以男孩也没有沮丧太久,一盒新胶片,一块蓝莓乳酪蛋糕,他的晴天就又回来了。

“幸好我的最爱还在。”男孩长叹一口气,吻了那张相纸,又垂下头去。“可还是不甘心!我们俩和小飞象的合影!没了!我们唯一的合影!”

“那现在拍一张吧。”Chris说。

“现在吗?”男孩抬起头来望了望周围的人,“找谁帮我们拍?”

“自拍,”Chris把挂在男孩脖子上的相机取下来,将镜头对着他们自己,“不过也许看起来会有点蠢。”

“好啊,能把后面的米奇摩天轮拍进去吗?”

“当然可以。来,看镜头。一,二,三——”

相机吐出来一张胶片,男孩捏在手里甩了甩,等它显影。“不行,”他看着照片摇头,“再来一张。”

“刚才那张不好吗?”

“不好,我要这样。”说着男孩跪上木椅,用双手搂紧了Chris的脖颈,贴着他的脸颊露出一个尤其灿烂的微笑。

“一,二,三,Cheese——”他也露出同样灿烂的笑容,按下了快门。

云层略厚,他们看不见月亮,只看见七彩斑斓的夜灯,眼前的喷泉随着音乐不停地变换着光彩,坛内的花也在随风轻轻摇曳。

“现在它是我的最爱了。”男孩捧着刚拍的那张照片说道,“谢谢你,Dad。”

“别这样叫我。”Chris不禁发笑,想起他们去坐船看鳄鱼时,男孩一脱离队伍就奔向那艘船抢到最前的位置,结果那是船长的位置。


「去和你爸爸坐。」船长假装沉着脸说。

「过来,Seb。」Chris在后头招呼男孩道。

「好的,Dad。」男孩大声回答,转身跳进了Chris身边的座位里,羞红了脸。


“我在叫它呢,”男孩将相机戴了回去,像抚摸一只家猫似的抚摸着机身,“Daddy……”

“你就这么喜欢给你的玩具们起奇怪的名字?又是Papa又是Daddy的。”

“不是奇怪,是特别。”

“那,”Chris拖长声音,“你愿意谈一谈你父亲吗?”又来了。说好不谈他的。可是男人忍不住。

“不愿意。”男孩果断回答。

“好吧,抱歉。”

他们沉默下来,男人开始揣测,男孩语气中轻微的敌意是否来自“父亲”这个角色在他生命中的缺失。

“Chris?”男孩重新开口。

“嗯?”

“我想……”男孩鼓起腮帮,吸了口气,“我想亲亲你。”

“为什么?”男人好笑地问。

“不知道,就只是想亲亲你,现在马上。可以吗?”

“来吧。”男人坦率将左脸献出去,等待男孩的吻。

男孩飞快啄了他的嘴角便跑开了。“我们去坐摩天轮吧!”

他们往那个正在发散紫色系光芒的巨大发光体奔去。

“你发现这个摩天轮有什么不同吗?”

“唔……里面的人们在尖叫,我不懂。”

“猜猜为什么他们会叫?”

“我看看,”男孩仰起头望了好久,突然发出惊呼,“啊!它的车厢像海盗船一样摇来摇去的!”

“所以说它不是一般的摩天轮。它是我的最爱,每次都是留到最后才玩。”男人说,“坐上去会非常刺激。你看那些车厢,在这个大圆轨之内还有属于自己的轨迹,就像一个太阳系,不是么?”

“那中间微笑的大米奇就是太阳。”

“没错。”

“那你呢,你是什么?”

“我啊,我是地球。”

“那我就是月亮,每天围着你转。”

“是么?”男人笑了,“应该说是每个月。每二十七天。”

“我不管,就要每天。”

“行,飞速公转的罗马尼亚小月亮,准备好环游太阳系了吗?”

“Da——”男孩叫喊起来,兴奋地蹦到男人背上去攀着他,“我们走吧!”

他们坐进车厢,摩天轮开始转动,徐徐将他们带入夜空,眼下绚烂的景致越来越开阔,人群也都成了一片又一片不过分喧闹的黑点。

“前面的车厢,他们是什么?”

“金星。”

“那后面呢?”

“跟在后面的是火星。”

男孩扒着窗往外看,向前一节车厢内的人们用力挥手,然而没人看见他。这样最好。此时此刻全世界只有Chris能看见他的男孩,就在这个密闭的小空间里,他感觉自己以一种奇妙的方式拥有了男孩,拥有了璀璨夺目的夜空,太阳系,连同整个宇宙。

他将男孩拉进了怀里。“坐好,Seb,现在海盗船来了。”

“不管多可怕我们都不出声,好不好?”

“好的,如果你害怕,那就闭上眼睛。”

男孩照做了,屏住呼吸,藏起眼里的星辰。紧接着车厢上升到一个高度,滑进了另一条轨道里,失重的感受开始侵袭胸腔。

男人合上双眼,搂紧了怀里绸缎一样柔软的身体。

下坠。摇晃。

下坠。下坠。摇晃。

下坠。下坠。下坠。下坠……

突然间,男人产生了幻觉,仿佛在虚空中飘浮,踩着软绵绵的云,一会儿向东,一会儿向西,摇摇晃晃找不到着陆点。周围空旷而混乱,挤满了还未形成星系松散无序的天体。他看不见男孩,他的怀里是一条银河,绚丽得没法用语言描述,而即便有这么个可以描述的词他也无法脱口而出,因为在这个时刻宇宙中的言语似乎还未诞生。他继续飘浮,推开一颗颗孤立的星寻找他的男孩,直到远方一粒奶油色的小星球发出光芒,他便向它游去。

他游啊游,转啊转,二十七天,五十四天,时间像陨石的粉尘般粘着他,转眼间二十七年过去了,而他怎么也无法靠近那颗星。

「我是地球。」

「那我就是月亮,每天围着你转。」

他是地球,那散发奶油色光芒的星球正是他触碰不了的卫星。接着他感觉到肩膀被什么咬了,他回头看见一条蟒蛇,而一眨眼又成了天文望远镜。于是他望进去,把镜头拉到三十八万四千公里之外,终于看见了他的月亮——月亮没有看见他,却仍旧笑得像纯真睿智,将其他行星把玩在掌心之间,像个小创世主,逐个给它们起名字:这是水星,这是金星,那是火星……

地球应该感到幸福,这可是他第一次离月亮这么近,近到月亮终于能够发现他,给了他一个乳酪味的吻,霎时间月光如昼,星系爆炸般的震颤透过声带响起,最初始的语言就这么在他耳边诞生了:

“啊啊啊啊啊!!!!”

——男孩终于忍不住发出了尖叫,随即把声音埋进男人肩膀里,待车厢稳定后又咯咯笑出声。

“你输了,”男人说。

“不行不行,”接着男孩又被一阵摇憾夺去呼吸,双手将男人的缠得更紧了。“等等,Chris?”男孩凑近他的眼睛,用拇指拂过他微润的眼角,“天啊,你是被吓哭啦?”

“没有啊,”他说,“我从来不哭。”

“这谎撒得真是差劲。”男孩坐在他腿上,撑着他的嘴角捏出了一个微笑,“要开心一点。”

他在霓虹灯的掩护下回吻了男孩,那棉花糖一样的舌头在他唇间鲜活发颤。

“现在,太阳系里没人比我更开心了。”


在深夜回去的地铁上,男孩困成了一滩液体,东倒西歪地黏在他身边。他以为男孩睡着了,直到他感觉两片薄唇在他手臂边缓缓嚅动:“谢谢你,Chris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”男孩重复道,像是在问自己,思考半晌后才说,“不为什么。”

他没作回应,这时男孩稍微挺直身子,摘下了米奇耳朵,把它戴到了男人头上。

“哈哈哈哈,”男孩按住他准备抬起的手,“别摘,可好看了。”

“等回去再收拾你。”他掐住男孩的下巴,紧接着就被窗上倒映的自己给逗笑了。

“等着呢。”男孩说,又将头靠在了他肩膀上,安静了一小阵子。“我想睡觉,给我唱首歌吧。”

“在这里?”

“嗯,就在这里。”

“你想听什么?”

“你想唱什么?”

他看着男孩因睡意而带着酣甜的脸蛋,轻声唱了起来:

He's got a smile that it seems to me

Reminds me of childhood memories

Where everything was

As fresh as the bright blue sky

Now and then when I see his face

He takes me away to that special place

And if I stare too long

I'd probably break down and cry

Oh, sweet child o' mine

Oh, sweet love of mine

“唔,”男孩双眼半闭,悠悠嚼着含糊不清的句子,“以后……你得教我唱这歌。”

“睡吧,甜孩子。”

于是男孩倚在他肩膀睡着了。

回到房间后,男孩三两下蹬掉鞋子便爬上床,取下心爱的相机压在枕头旁边,将一大叠宝丽莱相片铺在床面就七仰八叉地躺了下去,早上苦苦搜寻的那台录音机被晾在床沿,险些被男孩踢下去。

Chris把这份旧爱摆到男孩面前,“就这样不管你的Papa了?”

“啊,Papa,”男孩握住了录音机,一边捣鼓一边念念有词,“真是抱歉,把你给忘了。告诉你一件开心的事,今天我终于去迪士尼啦,那儿真是个惹人喜欢的地方,难怪这么拥挤,因为全世界都喜欢它,所以我在一天之内就看见了全世界来自不同国家的人。对了,在那儿我还遇到了我的Daddy,看见没?是橘色的,和之前我跟你说过在路上碰见的那辆车颜色一模一样……”男孩睡意朦胧的声音愈发像蜜糖拉丝般黏黏腻腻,“我……我们坐了过山车,木艇,宇宙飞船,还有太阳系一样的摩天轮,然后我们在睡美人城堡看了世界上最美的烟花。”

男人就坐在床边望着他自言自语,直到再也不知道男孩在说什么,只晓得倾前身去吻那只玫瑰色的耳朵。

“听见了吗?Daddy说他爱我。”男孩眯眼笑起来,像夜中一只窃笑的猫,一个劲儿栽进了男人怀里,“我也好爱Daddy啊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

*Seb在谈及冬兵唱K点会点什么歌时提到了我的甜孩:“I guess I go to the ‘Sweet Child O' Mine’, which always leaves me just dead for the rest of the time there.” 

*CE去年在USO Tour就和朋友们一起唱了这首 [视频]

*百度搜索地月距离有惊喜


评论(10)
热度(98)

© 诱骗成年人 | Powered by LOFTER